首页基地概况基地新闻产业动态科研成果学术交流管理制度基地简报下载中心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科研成果>>正文
造纸产业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实证分析——基于“十五”与“十一五”期间产业发展的经验数据
2011-11-08 14:37 中华纸业 

中图分类号:F407.83;TS7文献标志码:C文章编号:1007-9211(2011)21-0046-04

摘要:基于“十五”与“十一五”期间我国造纸产业10年发展的面板数据,本文运用非参数DEA模型的Malmquist生产率指数方法,全面测度了造纸业的全要素生产率,并对其具体构成指标进行了实证分析。结果表明,10年间我国造纸产业全要素增长率保持快速增长的良好态势,但与“十五”期间相比,“十一五”期间全要素生产率增速减缓,下降趋势明显,造纸产业面临后续发展动力不足,亟需进行发展方式转变等现实问题。同时发现,技术效率指数与技术进步指数对全要素生产率贡献存在不同,且产业内不同类型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差异较大。所做分析,既是对造纸产业发展内在动力的深入剖析,也对“十二五”期间改进与提升我国造纸产业发展水平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与借鉴意义。

关键词:Malmquist指数;全要素生产率;技术效率;造纸产业

造纸产业是与国民经济和社会事业发展关系密切的重要基础原材料产业,其产业关联度强,市场容量大,是拉动林业、农业、印刷、包装、机械制造等产业发展的重要力量,已成为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点。近年来,我国造纸产业呈快速发展的良好态势,据统计,2000年至2010年,造纸业产量从3200万吨增加到9270万吨,十年增长了近两倍,国内不少重点大型造纸企业已经基本拥有世界一流的制浆造纸、环保技术与装备。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造纸大国,但同时我国造纸产业也面临资源约束、环境压力等问题的严峻挑战,新时期如何继续保持造纸产业的快速健康发展,已经成为业界所关注的重要课题。

鉴于此,本文基于全要素生产率的视角来研究我国造纸产业可持续性发展问题,以期深入探究纸产业发展的内在动力、存在问题与潜力,并为其未来,特别是“十二五”期间的发展提供新思路。

1研究工具——Malmquist指数

1.1全要素生产率

全要素生产率(Total Factor Productivty,TFP),也被称为“总要素生产率”,是用来衡量生产效率的指标。全要素生产率的早期研究者——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索洛认为全要素生产率等于生产率减去劳动力生产率和资本生产率,是生产率增长值中无法被劳动和资本生产率所解释的部分,是经济增长核算时的一个“余值”。其在数值上应当等于产出增长率与全部投入要素增长率加权和之差,用公式可以表示为:GA=GY-αGL-βGK,其中,GY表示经济增长率,GA表示全要素生产率,GL表示劳动增加率,GK表示资本增长率,α、β分别为产出对劳动投入和资本投入弹性。从本质上讲,全要素增长率综合反映了一个国家或地区某一产业在一定时期里发展的内生动力、发展速度和潜力,特别是技术进步对产业发展的重要作用。

1.2全要素生产率的测度——Malmquist指数

关于全要素生产率的计算一直是学术界难点之一,其通常选用的方法包括索洛残差法、随机前沿生产函数法和非参数Malmquist指数法,鉴于Malmquist指数法具有不需要具体函数形式,不需要有关投入和产出的价格信息等优点,本文选用该方法进行全要素生产率测度与分析。

(1)Malmquist指数的定义

瑞典统计学家StenMalmquist于1953年提出Malmquist指数,用于分析不同时期的消费变化。1982年,Caves、Christensen和Diewert首次将Malmquist指数引入生产率分析领域,并提出了曼奎斯特生产率指数(MalmquistProductivityIndex)的概念。RolfFre和Grosskopf等人在1992年进行了进一步的发展,给出了这种理论的一种非参数的线性规划算法,才使曼奎斯特生产率指数可以用来建立多产出、多投入的技术描述形式。其表达式如下:

其中,Dt(xt+1,yt+1)代表了以第t期的技术表示(即以第t期的数据为参考集)的第t+1期的技术效率水平;Dt(xt,yt)代表了以第t期的技术表示的当期的技术效率水平。Dt+1(xt+1,yt+1)代表以第t+1期的技术表示(即以第t+1期的数据为参考集)的当期技术效率水平;Dt+1(xt,yt)代表以第t+1期的技术表示第t期的技术效率水平。

当Malmquist指数大于1时,表示TFP水平提高;当构成Malmquist指数的技术变化指数和资源配置效率指数大于1时,表示其是TFP增长的主要源泉。反之,则是导致TFP下降的根源;而规模效率指数和纯技术效率指数的高低,则反映了它们对资源配置效率指数之间的影响。

(2)Malmquist指数的分解

在规模报酬不变的情况下,Malmquist指数可以分解为技术变化指数(TC,TechnicalChange)和资源配置效率指数(EC,EfficiencyChange),资源配置效率指数又可以称为技术效率指数。Malmquist指数的分解公式如下所示:

根据以上公式,Malmquist指数可以分解为:Malmquist指数=技术效率指数(EC)×技术进步指数(TC)=纯技术效率指数(PEC)×规模效率指数(SE)×技术进步指数(TC)

技术效率指数(EC)=纯技术效率指数(PEC)×规模效率指数(SE)

其中,EC为t到t+1期的资源配置效率指数,又叫做技术效率指数,它主要是由管理水平改善、资源合理配置引起的。

EC大于1表示效率提高;EC小于1表示效率降低。EC又可以分解为纯技术效率指数(PEC)和规模效率指数(SE)。纯技术效率指数的经济含义表示企业对于已掌握技术的利用程度和企业管理水平,当PEC>1时,表明当期相对于参照期技术的利用程度更高和企业管理水平有所提高;当PEC<1时,表明技术利用效率有所降低或企业管理水平有所降低。规模效率指数(SE)表示在固定投入情况下,规模的适宜程度,即企业规模是处于规模报酬递增阶段还是规模报酬递减阶段或是规模报酬不变阶段。对于各种不同的阶段,所需资源不一样,因而成本不同,经济效率不同。TC则代表了技术进步的变化,它主要是采用先进技术等原因引起的。如果TC=1表明从t到t+1时期没有技术进步,如果TC大于1表示从t到t+1期出现了技术进步;反之,则表示技术退步。

2数据说明及实证分析

2.1数据来源

研究数据均来源于《中国统计年鉴》2001年至2010年造纸产业相关数据,研究对象包括国有及国有控股造纸企业、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造纸业、外资造纸企业、内资造纸企业、大中型造纸企业及小型造纸企业,并得到了由240组数据所组成的面板数据。

2.2指标的选择

所选取的投入变量主要包括三个指标:企业单位数,反映社会资源的综合投入;全部从业人员平均人数(单位:万人),反映劳动投入(对于缺失的年份利用行业的工业增加值和全员劳动生产率得到);总资产,反映资本的综合投入,包含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所选取的产出指标为产品销售收入这个指标,该指标能够较好地反映企业的经济效益、市场占有率和发展潜力。

2.3计算结果及实证分析

2.3.1计算结果

使用数据包络模型分析工具的DEAP2.1软件进行数据的处理和基于Malmquist指数方法的全要素生产率考量与测度,共得到表1、表2及图1等相关结果。

2.3.2实证及经济意义分析

表1数据结果表明:

(1)2001年至2010年,“十五”与“十一五”十年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等六种类型造纸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平均增长率,国有及国有控股造纸企业最高,为14.1%,外资造纸企业最低,为6.4%,皆超过6%,六种类型企业的全要素增长率增速较快,发展质量较好。

(2)造纸企业的类型不同,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差异较大,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高于非国有及非国有控股企业,内资企业高于外资企业,大中型企业高于小型企业。总体上看,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内资企业全要素增长较快,发展质量较高,客观验证了“十五”与“十一五”期间我国国内大中型造纸企业发展速度较快,增长质量不断提高,但从另外一个视角也反映出,外资造纸企业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发展较慢,外资企业引进的质量和层次应进一步提高。

(3)需要强调指出的是,造成不同类型企业全要素增长率出现较大差异的重要原因是技术变动指数的差异,即主要来自技术进步的影响与推动,六种类型造纸企业共同存在的问题是,十年来技术效率变化指数增长缓慢,平均增长率仅为0.1%(增长率最高的是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为2.5%;最低的是外资企业,为0),即整体上管理效率、资源配置效率及规模效率变化不大,从另一个侧面上也说明技术效率变化指数是今后各类企业发展需改进与提升的重要方向。

表2数据和图1结果表明:

(1)“十五”与“十一五”十年间我国造纸产业Malmquist指数平均值为1.096,全要素平均增长率为9.6%,保持快速增长的良好态势。

(2)推动造纸产业全要素快速增长的主要因素是技术变动指数,其平均值为1.087,对全要素增长的贡献约为91.58%,说明技术进步为我国造纸产业发展发挥着根本性的支撑作用,而技术效率变化指数对造纸产业全要素增长的作用极为有限,其平均值为1.008,对全要素增长的贡献仅为8.42%,该指数又可细分为纯技术效率变化指数和规模效率变化指数,对全要素增长的贡献分别为7.48%和0.94%。说明十年来我国造纸产业的管理集约化水平、资源利用效率及规模经济等方面并未显著的提高,甚至停滞不前。

(3)全要素生产率各个构成指数之间发展差异较大,技术变动指数平均增长率最高,为8.7%,规模效率变化指数增长率最低,为0.1%。

(4)基于表2数据及图1各个指数震荡趋势还可以看出,2001年至2005年,“十五”期间,造纸产业全要素生产率平均值为1.119,平均增长率为11.9%,保持着快速上升的增长趋势;而“十一五”期间,造纸产业全要素生产率平均值为1.073,平均增长率为7.3%,呈现增速减缓,下降趋势明显的态势,并且与“十五”期间相比,“十一五”期间全要素生产率的重要构成指数:技术效率变化指数(EC)、技术变动指数(TC)及纯技术效率变化指数(PEC)皆呈下降趋势,其均值分别下降1.1、8.6及1.1个百分点,充分说明,造纸产业既有生产方式面临后续发展动力不足,亟需进行发展方式转变等现实问题。

3结论及政策建议

本文运用数据包络分析(DEA)模型和Malmquist指数对“十五”与“十一五”期间我国造纸产业全要素增长状况进行了量化分析。结果表明,近十年来我国造纸产业全要素增长率保持年均9.6%的快速增长态势,其中技术进步对全要素增长贡献最大,而技术效率指数以及构成该指数的纯技术效率变化指数和规模效率变化指数对全要素增长贡献偏低;从行业内企业类型来看,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内资企业全要素增长较快,发展质量较高,而非国及非国有控股企业、小型企业及外资企业全要素增长较慢;从造纸产业全要素增长变化趋势来看,近五年呈现下降趋势,产业发展面临后劲不足的问题,基于上述实证结果,可为“十二”期间造纸产业发展提供以下政策启示:

(1)继续加大技术创新力度。技术进步是近年来我国造纸产业实现快速健康发展的源泉动力,也是保持该产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要充分利用信息化、网络化的技术改造传统造纸加工流程、加快推进林纸一体化工程建设,形成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研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先进工艺、技术、装备及产品,提高提升我国造纸产业技术与装备的国际话语权。

(2)强化造纸企业管理和制度创新。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完善产业组织形式,改变造纸企业数量多、规模小、布局分散的局面,通过兼并、收购及资源整合,形成一批龙头骨干企业,提高产业集中度水平,使得规模经济效应和范围经济效应得到充分发挥;淘汰一批产品质量差、资源消耗高、环境污染重的小企业,推动中小型造纸企业向“专、精、特、新”方向转型,提高产业的资源配置效率与水平。

(3)改进与提升外资利用质量。在继续加大造纸产业对外开放力度同时,要注重外资引进质量的提高,重点引进拥有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的大型外资造纸企业,把外资利用同造纸产业结构升级、管理水平创新和增长方式转变有机结合起来,充分发挥外资的产业示范与溢出效应。

(4)依靠技术进步与管理创新,推动造纸产业向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发展方式转变,发展绿色清洁生产,走低碳环保之路,实现可持续性发展。

参考文献

[1]孙巍,张屹山.21世纪数量经济学[M].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00:256-264.

[2]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M].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01-2010.

[3]曲玥.制造业劳动生产率及其源泉——基于中国2000-2007年规模以上制造企业数据的估算[J].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10,12(5):49-50.

[4]魏权龄.评价相对有效性的DEA方法——运筹学的新领域[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8.

[5]易纲,樊纲,李岩.关于中国经济增长与全要素生产率的理论思考[J].经济研究,2003,(8):45-50.

作者:贺宝成 王海刚 郗楠   陕西科技大学管理学院

中华纸业   2011-11-08

已被下载55次

关闭窗口

  
  陕西轻工产业发展战略研究中心  陕西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友情链接:   陕西科技大学   中国轻工业联合会   陕西省轻工业联合会